當前位置:主頁 > 名人 > 歷史 > 正文

中聯重科逆境再起航 要做裝備制造業“百年老店”_6

未知 2019-06-18 14:08

  中聯重科,一家傳承有中國應用型科研院所工程師基因的工程機械大咖企業。創立至今,近23年,身家從起步時借款50萬元,增至現總資產近900億元,增長約180萬倍。

  不夸張地說,這是我國大型科研院所轉制最為成功的典型個案,甚至沒有之一。它的成功經驗,多年來不斷被挖掘。

  然而沒有了四萬億刺激,2011年以來的經濟調整,讓整個工程機械行業的嚴冬凜冽而漫長。中聯重科也不能獨善其身。

  2011年前后,是工程機械行業的最高點,決策層當時就預判到將會面臨的產能過剩和行業低谷期,并著手布局戰略轉型。只是,我們沒想到,嚴冬如此之漫長。中聯重科副總裁孫昌軍如是描述。

  面對這場如期而至,又超乎意料的工程機械行業逆境,以董事長詹純新為首的公司決策層,向中聯人傳達的依然是滿滿的正能量:

  中聯重科要做裝備制造業的百年老店。

  中聯重科必須堅守主業,不為有損長遠發展的短期收益誘惑,始終在企業最擅長的高端裝備制造業領域穩健開拓,推動產業轉型升級,確保市場覆蓋與盈利的行業領先。

  中聯重科,要在泵車、塔機等工程機械產品和經營健康發展的基礎上,相容性擴張,推出技術關聯度很高的農機產業、環境產業、金融服務等新業務板塊,打造既能仰望星空,又能腳踏實地的中國裝備制造品牌升級版。

  孫昌軍介紹,環境產業在中聯重科很有淵源。早在研究院時代,他們就開始進行城市環衛機械的研發。現在,這一板塊,已拓展到全環境產業。

  目前,公司的城市生活垃圾、餐廚垃圾、建筑垃圾處理設備已成功產業化。在水、土壤、污泥治理等領域正開始前瞻性技術儲備。在他看來,他們最大的優勢,就是可制造出具有核心技術的環保裝備。現在,中聯重科已是國內環境產業裝備制造的老大。未來有望從環境裝備制造走向包括運營服務在內的全方位擴張。

  2014年,中聯重科收購奇瑞重工60%的股份,正式宣告進軍長期被國外企業壟斷的中高端農機市場。詹純新認為,今天的農機行業,與十幾年前的工程機械行業頗為類似,都是中高端市場基本被國外壟斷。進軍農機板塊,市場潛力大,也符合企業做中高端機械裝備的定位。農業機械與工程機械在技術上也具備高度相關性。目前,公司正著手加大烘干機等中高端產品的研發和產業化。

  不久前的一場農機農藝融合活動現場,袁隆平院士詢問中聯,能否開發出一種稻種零損耗的直接播種機,打通我國超級稻推廣的最后一公里,中聯重科研發人員給出的答案是,可以,因為有智能制造。

  在工業4.0和互聯網+的轉型浪潮下,中聯重科開始進行商業模式大變革。未來,信息技術將極大延展增值服務范圍,從根本上改變企業盈利模式,將裝備制造企業的利潤構成從整機銷售占大頭轉變為增值服務占主導。

  對工業化、信息化融合,中聯人給出了自己廣義智能化的全新詮釋:產品制造過程要智能化,以提質降本;產品作業過程要智能化,以降低客戶運營成本。基于這個廣義智能化大系統,中聯建立起系統框架,布局關鍵節點,推動轉型升級。

  事實上,2004年,中聯就開始啟動構建智能制造平臺,布局工程機械產品物聯網研究及應用,加強基于數據挖掘的智能應用。歷時10年,公司已將智能基因導入設計、制造、供應鏈、服務等各主要環節,初步實現設計智能、生產線智能、產品單機智能和基于系統解決方案的機群作業智能。

  從單機作業過程智能研發,到加強智能化生產線和智慧工廠研發應用,他們在行業率先實現產品生產過程智能化。公司已建成塔機標準節智能生產線、汽車起重機智能倉庫、底盤一氣呵成智能流水線。他們的智能制造系統,單據錄入準確達95%,發貨準確率100%,物料清單一致率指標95%以上,月結訂單成本誤差控制在50萬元內。

  工程機械不同兵種機群協同作業一直是大型項目施工中的難題。在混凝土機群、多塔機協調作業吊裝、垃圾處理成套設備及資源再生等過程中,公司已實現機群智能作業。僅混凝土機群智能作業,施工綜合效益就提高25%,施工設備維護成本下降20%。

  中聯還以智能制造為牽引力,加快產業鏈智能大系統構建。公司智能數字化研發平臺,使產品平均設計周期從半年縮短到3個月;基于物聯網的智慧工廠,使工程機械產品多品種、小批量生產成為可能。

  在經濟增速放緩,行業產能過剩的新常態下,公司還提出產品全生命周期價值倍增計劃,轉型升級為服務制造型商業模式,將產品生命周期由新產品生命周期,擴展到包含一次再生、二次再生的全生命周期。

標簽
乒乓球大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