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工程機械的另類去產能_8

未知 2019-06-17 14:08

按照業內的說法,上述政策實施后,除農用機械外,所有工程機械生產制造和銷售企業,一律不得銷售達不到國三標準的設備。這一強制性環保要求,對于工程機械行業而言,意味著更高的污染排放控制標準和更高的生產成本,也意味著一批達不到這個要求的生產企業將被強制性退出市場。

  與其他行業抵制高環保標準不同,工程機械行業覺得,這個政策來的有點晚了,甚至應該出臺更為嚴苛的淘汰標準。

  今年兩會期間,玉柴集團董事長晏平提出,要對工程機械進行強制上牌和有針對性地強制報廢。而中國工程機械工業協會從2013年開始,便數次向有關部門呼吁出臺相關管理辦法,以便對體量巨大的老舊落后設備進行及時淘汰,為實現行業整體升級掃清障礙。

  主動要求加大淘汰力度背后,除了出于對環保的考量,更大的原因是:中國工程機械行業嚴重的產能過剩和低使用率。

  舉凡工程,則需機械。作為裝備工業的重要組成,工程機械行業在國民經濟建設當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它包括挖掘機、推土機、裝載機等諸多品種。建筑、水利、電力、道路、礦山、港口和國防等各類工程領域,無不倚賴種類繁多的工程機械設備。

  中國工程機械工業協會的數據顯示,截止到2015年年底,國內工程機械市場設備保有高達700萬臺,市場已經趨于飽和。2015年全行業市場銷量同比上一年下滑超過40%,其中,裝載機、推土機等細分類別甚至下滑了50%以上,這是自2012年以來連續第四年的下滑,并且是最為嚴重的一次。2015年,全行業包括挖掘機、裝載機等在內的11類工程機械產品總銷量約為49.2萬臺,相較歷史最高峰的2011年下滑超過70%。

  與之對應的是一組與工程機械需求休戚相關的數據。2015年,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比上年回落3.1個百分點;全國基礎設施投資增速比上年回落4.3個百分點;全國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比上年回落7.1個百分點。

  中國工程機械工業協會會長祁俊對經濟觀察報表示,高達700萬臺的在用設備,這不僅在中國,在全球任一區域市場,都是前所未有的數字。一方面,眼下工程建設項目開工率不足,另一方面,工程設備保有量在幾年的時間中卻不斷積累,由此造成銷量持續地下滑。需求空間的不斷收縮,這是中國工程機械行業目前的最慘痛之處。

  作為幾乎全部依賴于投資拉動的領域,工程機械行業展示了中國經濟逐步告別投資驅動轉換場景下的行業陣痛。這陣痛,看起來不如鋼鐵和煤炭那般明顯,卻不容小覷。

  亮起的紅燈

  2015年11月,河北省石家莊某挖掘機代理商在一個銷售月中出現了令人稱奇的倒灌現象:辛辛苦苦賣了一個月之后,手頭的挖掘機數量卻不降反升。

  為何會不降反升?原來,該代理商一個月內雖然賣出了15臺新機,但此前賣出的挖掘機卻因用戶后續還款困難而被不斷地拖回,最終在這一個月內先后拉回了20臺已經售出的設備。

  工程機械由于單臺價值較高,用戶通常采用首付的方式獲得設備。河北是中國鋼鐵生產第一大省,也是鐵礦資源大省,2015年對于礦山設備用戶是艱難的一年,設備開工率不足,使得包括挖掘機、裝載機在內的工程機械大部分時間處于賦閑狀態,一些用戶在設備的后續還款上發生了困難。

  不僅河北如此。家在江蘇省徐州市的個體用戶劉某,于2015年10月以20萬元的首付買回一臺挖掘機,半年時間之內,由于工程量不足,他所賺寥寥。每個月2萬多元的分期付款、司機的工資支出、以及工程的回款難,都讓他頭疼不已。劉某告訴經濟觀察報,分期付款的機器裝有衛星定位系統,超過三個月沒有還款,設備將會被遙控關停,廠商上門催款無效之后,會將設備沒收。如今,疲于資金周轉的劉某已作好設備被拖走的準備,半年折合下來賠了大概20萬元。

  劉某這樣的情況,幾乎在每一家工程機械代理商那里都會上演。在經濟觀察報的采訪當中,石家莊的代理商告訴記者,如今,因為不能按時還款而被拖回設備的事情,在工程機械行業已經司空見慣。

  拖回設備的代理商們同樣苦不堪言。最近兩三年,追繳貨款儼然成為代理商工作的重中之重,但針對債務逾期、失蹤客戶的尋車、拖車工作頗為棘手,往往一不小心會弄巧成拙,攤上官司,賠了夫人又折兵。

  廣西南寧某土方設備代理商為記者算了一筆賬:一臺中型挖掘機,如果因為用戶還不上貨款最終被拖回以二手車處理,代理商的損失在20-30萬元左右,對于用戶來說,前期已經付出的車款付之東流,手頭的工程無法繼續,經濟損失自是更加慘重。

  大量的拖車,使得在2016年第一季度,很多代理商依然在銷售兩三年前拖回的設備,由此形成巨大的舊機市場。大量的舊機流轉,反過來又影響新機的銷售。

  目前,中小型挖掘機的首付比例普遍在20%左右,為拉動銷售,代理商往往采取墊付,這其中既包括為用戶的首付墊付一定比例,也包括用戶后續還款困難時的墊付。市場不好時,不僅銷量慘淡,大量的前期墊付使得現金流告急,代理商在這種惡性循環中苦苦支撐,這群在四五年前市場紅火時曾備嘗甜頭的人如今深感被套牢。

  過剩之殤

  根據中國工程機械工業協會挖掘機械分會的統計,2005年底,全行業挖掘機的10年保有量(10年之內銷售并且在用的設備數量)為23萬臺,然而截止到2015年底,全行業挖掘機的10年保有量達到了131.7萬臺。10年的時間當中,保有量增長了接近5倍。

  而英國工程機械咨詢有限公司(Off-Highway Research)在2015年發布的數據顯示,中國挖掘機產能在53.8萬臺(非實際產出量)左右,而2015年,中國挖掘機的市場銷量只有5.9萬臺,53.8萬臺的產能不僅遠超本土市場的需求,也大大超過了全球市場的需求。工程機械去產能的壓力由此達到空前嚴重的程度。

  挖掘機是工程建設當中應用最為廣泛的設備,也是反映一國基礎設施建設的縮影。從2002年到2012年,以挖掘機為代表的中國工程機械行業曾經一路高歌,尤其是進入2008年之后,4萬億投擲之下,市場隨之進入爆發式增長階段,全行業的產能和銷量實現雙贏,兩三年的時間內,幾乎所有的細分產品都伴隨著房地產和基礎設施建設狂飆猛進,工程機械企業集體陷入增長的狂歡。

  以行業內三家排頭兵企業為例,從2008年到2010年,兩年時間,徐工、中聯重科和三一重工的營收從220億元、135億元和160億元升至344億元、332億元和331億元。

  從2012年開始,局面開始出現反轉,行業陡然進入下滑通道,到2015年跌入了谷底。對于中國工程機械來說,這是慘痛無比的一年。當年全行業包括挖掘機、裝載機等在內的11類工程機械產品總銷量約為49.2萬臺,市場銷量相較歷史最高峰的2011年下滑達七成。

  同時,全國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基礎設施投資增速、房地產投資增速,這三個與工程機械行業密切相關的指標全部回落。在行業人士看來,工程機械銷量的連年衰減,不僅與上述因素密切相關,還牽涉到另一個關鍵因素巨大的市場保有量。目前,18大類產品共700萬臺的工程機械設備保有量,已經使得中國工程機械市場趨近于飽和。

  此外,為追求更大的銷量和更高的規模效益,企業展開了愈加激進的信用銷售策略,由此造成整個需求端的嚴重透支,企業的經營也因為資金回流問題而愈加艱難。

  中國工程機械工業協會會長祁俊說,中國進行了長達四五年的激進銷售,打破了工程機械市場生態的平衡。反觀國外成熟市場,盡管工程機械也會采用信用銷售模式,但他們擁有完善的信用控制體系和更加規范的法律處理程序。中國的商業環境有所不同,在這種情況下,激進的信用銷售,過度利用金融杠桿必然讓整個行業付出慘痛的代價。

  巨大的市場存量、不斷降低的使用率以及頻繁出現的款項拖欠甚至違約事件,讓這個曾經繁榮一時的行業,開始考慮通過政府的力量,給工程機械行業去產能、出庫存。

  但他們卻發現,困難重重。目前圍繞老舊設備的報廢問題,還缺乏政策層面的保障和支持。

  早在2014年10月,工信部發布《關于做好十三五期間重點行業淘汰落后和過剩產能目標計劃制訂工作的通知》,要求加快環保、能耗等不達標的落后產能的退出,推進結構調整,這一目標計劃涉及到了煉鐵、煉鋼、焦炭、鐵合金、電石、電解鋁、銅冶煉、鉛冶煉、水泥、造紙等14個重點行業,已經面臨巨大設備保有量壓力的工程機械行業卻并不在列。

  中國工程機械協會副會長蘇子孟說,推行退出制度在現實層面面臨著重重阻力。首先,不同于消費品,工程機械產品是生產資料,能夠給用戶帶來經濟收益,即便實行強制報廢,政策方面也很難給予補貼支持。但對設備的擁有者,無償報廢顯然又很難接受。其次,有相當一部分工程機械產品流向了礦山或其他偏遠地區,執法力量難以覆蓋。再者,對產品的定性也成問題。

  另類去產能

  雖然存在諸多困難,但行業關于淘汰現有設備存量的呼聲卻不斷高漲。玉柴集團董事長晏平在今年兩會上呼吁,工程機械必須強制上牌和報廢。過去兩年,作為人大代表的晏平一直密切關注國企改革的話題,今年則將目光投向了工程機械行業的監管問題。

  晏平表示,國家對工程機械的管理,要逐步向管理機動車的方向靠攏。和工程機械缺乏管制不同,早在1997年,我國就頒布了《汽車報廢標準》,對機動車報廢年限就有了明確的規定,然而工程機械行業的報廢卻遲遲沒有標準。晏平認為,不僅節能減排任務迫在眉睫,淘汰落后產能、促進工程機械行業技術進步,也是實行強制上牌和報廢制度的要義所在。

  據了解,目前,700萬臺市場在用工程機械設備中,處于國零排放標準的設備接近200萬臺,處于國一排放標準的設備接近40萬臺。240多萬臺落后、老舊設備騰出的市場空間,對于這個產業亟待解決的去庫存難題和技術升級需求而言,意義重大。

  晏平認為,實行強制上牌和報廢制度,企業在更新生產設備時,就可放心淘汰落后產能。這在減輕企業負擔的同時,從生產源頭加速了企業的技術升級,整個行業發展生態都可以因之受益。

  過去兩年,中國工程機械工業協會也一直向工信部、發改委建言,希望在用設備的管理機制能夠盡快建立。在工程機械協會看來,撇開產能過剩不說,僅從空氣治理這個角度講,淘汰也勢在必行。

  祁俊給記者算了一筆賬:一臺20噸級的挖掘機運行一小時大約消耗20升柴油,工作一天大致相當于30臺私家轎車的排放量,北京市10萬臺的在用設備則大致相當于300萬臺私家車的排放。而全國700萬臺的工程機械總量,帶來了相當于2.1億臺私家車的排放。

  國家工程機械質量監督檢驗中心副主任雷曉衛向經濟觀察報介紹,盡管與汽油發動機相比,柴油發動機的氮氧化物排放量要少一些,但柴油發動機在工作時會產生大量碳顆粒,即我們通常看到的黑煙,它是構成PM2.5的污染源之一。此外,老舊設備的液壓系統容易出現滲漏油的現象,也會導致環境污染和資源浪費。

  環保部將于2016年4月1日正式實施的國三標準,為緩解工程機械行業產能壓力提供了政策支撐。不過,從政策本身看,這只是對生產銷售環節新增產能的一種控制。而對于巨大的市場存量,尚未有具體化解的辦法。

  據了解,隨著環保部即將對工程機械國三實施的強制排放標準,一場針對700萬臺在用工程機械設備的清查計劃正在拉開大幕。這是中國工程機械工業協會為240萬排放超標的老舊工程機械設備退出市場邁出的第一步。

  根據中國工程機械工業協會的介紹,從2016年3月中旬開始,北京針對全市10多萬臺工程機械在用設備,開始了一次徹底清查。7個月之后,北京10萬臺設備將完成最終的身份確認,相應的處理辦法可能隨之出臺。

  祁俊說,這或許會是一個良好的開始。通過清查進行設備身份確認,然后待檔案建立之后,北京市環保部門將再行研究下一步的老舊設備報廢措施。未來,該一行動可能會逐步向河北、天津、內蒙、山東、山西等周邊省份直至全國拓展,為全國性的老舊工程機械設備退出市場做準備。

標簽
乒乓球大魔王